吴昌华:低碳中国值得期待

2017-05-03 00:00

在坎昆会议期间举办“中国日”(16~18日)的想法,是吴昌华在甘肃出差时,在山路中“颠”出来的主意。
  吴昌华的设想也得到了国家发改委的支持,最终扩充成为三天紧凑充实的活动议程,气候组织的全球团队在紧张调度,争取呈现最佳资源。
  自从三年前接受英国前首相布莱尔的邀请,担任气候组织大中国区总裁一职以来,吴昌华就是这样,随时想着把在国内的进步介绍给国际社区,而在外面看到了好东西,也总是念念不忘地想找机会介绍给中国。
  随时插柳
  今年年初去欧盟开会的时候,吴昌华“恿动”欧盟气候司总司长Jos Delbeke来中国介绍欧盟碳交易系统(ETS),向中国介绍在欧洲内部,气候立法艰难的过程,这最终形成了中欧今年7月份大半天的一次会议,其中发改委方面也派出了ETS课题组,其中包括天津、北京、上海的交易所以及CDM方面的专家。
  当时欧盟做了2个presentation,讲得特别实际,完全不讲国际进程。吴昌华回忆道,之后又有了在11月底中欧的第二次交谈。
  每每看到这样的情况,吴昌华觉得,中国的低碳进程还是有希望的,起码令人相信趋势是如此。
  不过乐观的吴昌华现在也越来越常常提到“挑战”二字。
  在10月初吴昌华去里斯本参加国际清洁能源论坛时,碰到了一位为多个欧盟高层做智囊,对欧洲能源战略有重大影响的美国学者Jeremy Rifkin,这位学者在三年前就提出了一个 “五个支柱”缺一不可的产业支持战略,即:在设定明确的可再生能源目标情况下,将欧洲所有的建筑建设为正能源建筑,同时选择安全的“氢”作为多余能源储备方式,并建立基于互联网原理的微型电网,同时也发展清洁能源电动汽车。
  “用氢来储存的话,在未来假设如果自己家用不完,就可以在家用微型电网来相互交易,同时,氢储存促进了氢动力电动汽车的出现,这些设想,在实际的技术层面上都已经在边上,同时五个支柱缺一不可,而相对产业技术就出来了。”吴昌华已经做好计划,“明年一定要让Jeremy Rifkin来中国看看。”
  在感叹外国学者对于产业和规划的思考之成熟时,吴昌华也感叹在国内,至今尚未有类似人才出现。
  “作为城市的管理者要把城市看成一个能源的整体,然而现在的低碳规划就那么回事。”吴昌华认为,目前能看到的计划远景都有限,还是以土地和人口增长以及交通先行作为规划的基本出发点。
  捕捉中国最动态的转型
  “说到底,这里面有一笔账中国需要算,然而直到现在中国没算明白,所以国际也没法算明白,也只能说,你排放这么大,就把最大的那个减排一下吧。”吴昌华表示。
  因而在为中国寻找清洁革命思路之时,作为最早将低碳经济概念引入中国的气候组织,吴昌华和她的团队也处于一步一步深入的过程之中。
  气候组织从波兹南会议开始转型,从倡导情节革命到敦促市场转型。吴昌华介绍说“从波兹南开始,我们决定要来识别一些具体的解决方案,在中国这就包括LED照明、清洁汽车、碳捕捉与储存技术,我们都在不同地区深入去研究。”
  这其中就包括有例如LED照明为什么不能快速实现规模化等问题,在这些具体方面,我们都会出报告,吴昌华表示,“今年的清洁革命报告会在坎昆会议期间发布,主题是城市,我们希望最动态地捕捉到中国的每一个转型。”
  拖拖拉拉的国际进程
  “这五年以来,联合国的国际进程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,全球议题越来越政治化。”吴昌华谈到,“由于经济危机等多重影响,以及原来是更多从科学和环境角度看问题的方式,到目前牵扯越多,越复杂,这种利益纷争导致国际进程不会有任何进步。”
  现在包括对于气候变化的问题,为了实现自己的目的,很多都是编造的。吴昌华表示,然而国际进程又是不得已的事情,联合国将近200个国家,无论贫富,在联合国都有一个发言权,否则没有任何其他机制来应对全球共同问题。


  “虽然哥本哈根的戏演完之后,大家心里比较凉,且不会期待太多,但是也没有人敢说不谈。”吴昌华表示,真正到国际进程中,没有人愿意承担国际罪人的角色。
  “不过大家也意识到,这不是唯一进程,因而该谈判的作用慢慢变得比较小了,可能会在此平台上达成最小意义上的协议,无非把道义、公平基本的达成。”吴昌华表示,“今年的坎昆会议就是一个最小协议的达成,要保住底线和几个框架。”


website qrcode

公司官网手机版

联系我们

新闻动态

产品中心

关于我们

联系地址:天津市北辰区淮河道5号
联系电话:022-26720570
公司传真:022-26720570
联系邮箱:tjxianzhong@163.com